首頁 > 民樂欣賞 > 古琴曲 > 正文

欸乃 古琴樂曲

演奏家: 楊青 作曲/改編/編配:
指揮者: 伴奏:



欸乃,古琴演奏:楊青。

著名古琴曲《欸乃》存譜初見于明代汪芝輯《西麓堂琴統》(1549年),亦有人稱其《漁歌》或《北漁歌》,有多種傳譜,現琴家所奏多以《琴譜正傳》(明黃獻撰于1547年)的十段無詞《漁歌》發展而成。其曲意歷來根據唐代詩人柳宗元的七言古詩《漁翁》來解釋,故也有人認為有傳此曲乃柳宗元所作。后《天聞閣琴譜》記載為《欸乃》,管平湖打譜演奏。現在琴家彈奏的多為管平湖的節本。“欸乃”指的是漿櫓之聲或漁家號子聲,樂曲音調悠揚,清新雋永,以山水為意象抒發感情,乃是托跡漁樵,寄情山水煙霞,頤養至靜的一首名曲。

《二香琴譜》(1833):欸乃,俗呼“北漁歌”。舊譜如太古遺音、文會堂、陽春堂亦竟名漁歌。曲尾,或收三五,或收一六,皆非。是曲采自澄鑒堂,尾收二四,乃羽音也,而“北”之一字未見于刻本。俗或呼“北漁歌”者,別于正調商音之漁歌也。漁歌取七音,欸乃取五音,豈有欸乃反為北曲乎?此曲亦是漁歌,蓋正調之漁歌在前,恐其相混,故取柳詩“欸乃一聲山水綠”命名以別之。

此曲乃據唐柳宗元著名七言古詩《漁翁》所作,原詩“漁翁夜傍西巖宿,曉汲清湘燃楚竹。煙消日出不見人,欸乃一聲山水綠。回看天際下中流,巖上無心云相逐”。“欸乃”一般解作行船櫓聲或劃船之聲。也有觀點認為《欸乃》是表現船夫拉纖的勞動的音樂作品,讀音應為“ǎo ǎi(襖靄)”。(案,胡仔《苕溪漁隱叢話》:“元次山集《欸乃曲》注云:‘欸,音襖;乃,音靄,棹舡之聲。’”)曲中有拉船的勞動號子音調多次出現,并一次比一次激動。整個音樂憂郁不平,是很有形象很有深度的重要琴曲。在古曲中,這樣直接、具體地表現勞動的作品,是罕見的”(見李祥霆《略談古琴音樂藝術》)。目前琴界的現狀是兩種讀音共存。在樂曲中欸乃聲以不同形式先后出現,巧妙地表達了一種靜中有動的意境,贊頌了大自然秀麗的景色,也反映了作者孤芳自賞的情緒。

“欸乃”一詞,自唐代詩人元結《樂府十二首·欸乃曲》始入詩。元詩云:“誰能聽欸乃,欸乃感人情。不恨湘波深,不怨湘水清。所嗟豈敢道,空羨江月明。昔聞扣斷舟,引釣歌此聲。始歌悲風起,歌竟愁云生。遺曲今何在,逸為漁父行。”后相繼引用于詩詞曲賦中。宋代朱熹《九曲棹歌》中的《五曲》詩中有:“五曲山高云氣深,長時煙雨暗平林,林間有客無人識,欸乃聲中萬古心。”清人趙翼的《陽湖晚歸》有:“詩情澄水空無滓,心事閑云淡不飛。最喜漁歌聲欸乃,扣舷一路送人歸。”現代文學家茅盾在描寫烏鎮的枕河人家時有:“午夜夢回,可以聽得櫓聲欸乃,飄然而過。”聽漁家之槳櫓欸乃之聲,成為文人生活之情趣。由此可見,琴曲《欸乃》乃是古人用音樂的形式表現這樣一種隱逸山水、寄情自然的文人化情趣。

此曲為十八段,首段以吟唱性旋律為基調緩緩鋪開,撫琴之勢如同展開一張立軸的山水長卷般,既松且靜,清風一推,蕩開波浪層層婆娑細紋,如緩風習習,一派閑適悠然的氣息。悠長婉轉,節奏平穩,不躁不訥,不漾不墜,毫無簇擁堆積之感,似行舟平蕩,青山相隨,心境開闊無礙。在第四段中,古琴用散音奏出深沉有力的音調,旋律典雅持重;而當第八段再現時,則采用泛音彈奏,水聲淋漓,鼓蕩飄逸,顯示出一種飄逸的意趣。行至中段,樂曲由一轉位作以轉折,繼而情緒更為輕盈,如行舟順暢,迎風而立,心情如水路迎舟,款款如歌。又有音色玲瓏,似水花偶濺衣裾,剔透清涼,更添意趣;經過變化反復后,琴聲愈加流暢自如、通達豁然,山水之秀,盡收視野,云水相融,情致愈濃。樂曲的尾聲是一個C徵調,空曠且余韻裊繞,告輕舟已遠,言諸世事已了然,感慨萬端,難以盡述。只是待要重尋來時蹤影,早已杳無痕跡,空留青山碧水作追憶。

樂曲曲調流暢自然,琴韻悠長,意境深遠,讓人聽后有種空靈的感覺。在樂曲中“欸乃”聲以不同形式先后出現,巧妙地表達了一種靜中有動、動中有靜的意境,歌頌了大自然秀麗的景色,也反映了作者孤芳自賞,寄情山水、高歌欸乃的心緒。欸乃無心,方顯山水之綠,真意難得,置身喧雜污濁外,天地之清幽盡現無遺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責任編輯:華音總編室
激情啪啪影院_激情午夜伦理_韩国伦理电影_伦理电影